關於部落格
  • 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《軍情站》A、O攻擊直升機聯手 直擊地貌飛行



攻擊直升機是前線部隊最強的後盾,也是扮演陸空立體作戰的關鍵角色。中華民國陸軍在90年代,引進了AH-1W超級眼鏡蛇攻擊直升機,與OH-58D戰搜直升機。雖然近年也引進了最新銳的AH-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,但挾著數量優勢以及後續的升級研改,A、O型機的組合搭配,仍是陸軍不可或缺的戰力之一。除了A、O型機的協同作戰,這次聯合報更帶您直擊直升機作業中,最具危險性的NOE地貌飛行與野戰油彈熱整補作業。

想要殲敵於灘頭,AH-1W攻擊直升機是前線部隊最大的後盾,而它常搭配OH-58D戰搜直升機一起出擊,兩機種之間的默契就變得非常重要。

陸航OH-58D教官李冠滸表示:「那OH58D就只要露出它的桅頂偵蒐儀(MMS),它可以不用暴露它的機身。那我們早期訓練的方式就是把這些資訊,經過ATHS(自動目標獲得傳遞系統)、我們會從這個頁面裡面,傳出我們所要的資訊。....前方兩公里處有不明小部隊移動,我現在傳座標給你請抄收。...那邊頁面上面有一個畫面會顯示座標,然後它的相關的敵情,因為AH-1W的掛載量比較大。那可以從後方實施地獄火飛彈的射擊、或火箭的射擊。」

「那等到AH-1W脫離的時候,我們再做一個戰場的評估,如果說還有一些殘餘的敵軍的話,那我們再適時的給他致命的一擊。」

(兩機對話)Echo2(AH-1W)待命,收到 我做一次右轉掩護,抄收 我右轉掩護你。

陸航AH-1W教官邱福星:「它就是一種默契的存在,當初飛機進來就是AH-1W跟OH-58D同時進來,基本上這是長期搭配的效果。但是後來因為研改的部分,現在A O型機基本上可以自行獨立作戰,包含目獲、射控都已經到一個完備的現象。」

(兩機對博客來話)Echo2準備進入射擊陣地 move。

教官李冠滸:「A型機它的體積比較大,它曝光的機會也比較大,那我們O型機就像前面的一雙眼,我可以早在它之前深入到敵區,因為我的桅頂偵蒐儀,我只要露出那個東西,我就可以看到敵方的位置在哪裡。這樣子互相留在戰場的存活空間,就能互相支援。」

教官邱福星:「如果說以風險來講的話,是比較安全。因為你把風險分散了,雖然說戰搜直升機,主要是在戰場監控為主。它可能沒有像眼鏡蛇這麼龐大的火力,可是它基本上具備了獨立作戰的能力。它一架飛機如果像一個戰鬥隊的話,其實戰鬥力已經很強了。

教官李冠滸:「因為現在有一個叫作複雜電子化作戰,我們雖然是傳統的桅頂偵蒐儀,但是所受限下的這些干擾會比較少。當然雷達它有它的好處,它的(偵蒐)距離比較遠,但是桅頂偵蒐儀來講的話,相對之下它受電波的干擾,影響就會比較少一點。」

教官邱福星:「AH-1W承襲美軍的話,它是美軍的海軍陸戰隊,那海軍陸戰隊基本上都是在海上作戰為主。所以它在我們本島氣候,是一個海島型氣候,基本上水氣、耐鹽它都是絕佳狀態。它就是因為設計這個樣子,所以可以在海上作戰。

教官邱福星:「現在我們新的阿帕契機種,可能是在補足我們整個戰略部分缺乏的地方,或是我們必須要增強的某個地方。不是說炫耀啦,應該是說讓敵人知道,提醒你說你不要輕易來越雷池一步。」「現在作戰都講求立體作戰,誰擁有制空權,基本上誰就可以主宰這個戰場。」

「就地面部隊在我們陸軍部隊的話,它是以速度來決勝,那我這架眼鏡蛇是具備速度,具備高破壞力、機動速決,可以在任何時間,長官、指揮官想要我把兵力投到哪裡,我立即投入到那個位置。當地面部隊看到直升機來,它們只會覺得,哇!又有一個戰力來了。如果是一群直升機來對他們來說,這場仗那我們就穩贏了,所以它具備了一個提振士氣的作用,又可以震懾敵人的作用。」

教官李冠滸:「NOE的訓練其實它叫作地貌飛行,那地貌飛行其實有三個飛行方式,一個就是NOE,一個是低空,一個是等高線。」

「飛NOE壓力是蠻大的,因為第一個先講一下,我們是縱列式的飛機,我跟左右式的是不一樣。縱列式的它會有一個高度的落差,第二個在後座的話,要往前座看他是被一個儀表所擋住,所以視野有限。他最佳的視野並不是正前方,他飛行最佳視野是左右側,那前座因為他是射手嘛,所以他必須要有更好的視野,來實施目標的搜尋。」

「那我們在訓練的時候,一開始我們要增加他的信心,所以我們要從低空、等高線,然後到NOE,讓他循序漸進,但是最主要是在之前地圖上,我要先做個地圖判斷,哪裡是有障礙物,哪裡的山高度是多少,當我在飛下去的時候,才知道說哪邊有障礙物。那NOE除了白天之外,夜間也是非常重要的訓練,戴上夜視鏡,所以我真的可以在作戰的時候,我可以利用山谷間來掩蔽我,不被敵人發現。然後在山谷中做相關的飛行,然後等到到達我所謂的攻擊的座標位置之後,來給敵人實施致命的一擊。」

(兩機對話)Echo2請你脫離,我來掩護你,抄收,向前脫離,變換陣地。

教官李冠滸:「因為你飛的高度低,所以對於地速的判斷,不像我們一般開車、一般騎摩托車那種感覺會差很多,所以當我很接近的時候,我要怎麼把速度帶回來,或者是說我要怎樣加快速度。那旁邊這些距離的判斷,是飛行員剛開始很難判斷的。」

教官邱福星:「壓力存在就是:第一個風的影響,如果有不一樣的風,會導致我飛機(下沉),所以我必須要對所有旁邊的障礙物都要很小心,那尤其本島在山區基本上流籠線都很多,所以我們要很清楚的找到所有的流籠線,流籠線細細的就很難發現。接下來就是我在做NOE的時候,我在做動作同時,我要繼續做目標搜尋,我又要做儀表的確認,我又再監聽一下。戰場外界環境的影響,所以我要同時間要做這麼多事情,其實對於一個飛行員來說,負擔是很重的。」

(AH-1W座艙通話)幫我看下方障礙物clear,下方...下方障礙物clear。

教官李冠滸:「一般訓練都是飛高空嘛,那空中沒有什麼障礙物,可是你在飛NOE,可能你的山谷旁邊有樹啊,有一些流籠啊有住家啊,你怎麼樣去避開它,你怎樣去判斷你的旋翼,你的飛機的機身長度,能不能通過這個地區,那這是剛剛一開始的初官。對於這個判斷,比較難去判斷的地方,那在操作者(Pilot Flying)的,另一位非操作者(Pilot Monitoring),我們就要幫他去確認外界,如果他是左右座,因為我們OH-58D是左右座,那相關的位置我要提醒他,旁邊有什麼樣的東西,以給他一個信心,讓他飛行的過程當中,可以比較掌握空間的距離感。」

教官邱福星:「(直升機)可以到任何一個地方,只要這個場地是適合我的油補點開設,我們就可以使用。」)

(航管通話)歸仁 Echofly,Echofly請講,Echofly航路終點返場,請告知終場實施油彈整補,Echo2我們返回實施油彈熱整補,抄收油彈整補。

教官邱福星:「所以我們基本上作戰的時候,我們不會只有一個油彈博客來網路書店 補給點。」

(兩機對話)Echo2 待命,左轉 turn。

教官邱福星:「假如我在甲地屯一個,乙地屯一個,丙地屯一個,所有這幾個屯出來的地方,就主要針對我要作戰的目標區來執行。」

油彈連士官長組長蕭瑀筑:「油車當然是機動性比較方便,可是如果你在野戰開設的話,它的平坦度有可能我車子沒辦法,到高山上或什麼那就是可能要用油囊的部分去吊掛,人員要往前加油的時候,因為飛機都還在運轉當中,所以中間就很像我們在加油站加油,沒有熄火加油一樣的危險。」

(AH-1W座艙通話)好 舉起手來,副座我手舉起來嗎?對。

OH─59D武器組長王道堯:「我們在油彈整補的時候,要用非常快速的方式,跟教官講說,我們現在實施幫你掛彈了,那我們用最簡單的方式,跟你手勢講說,你現在把所有的斷電器跟手放到安全位置,我們現在實施裝掛彈,這是為了保證說,我們在地面實施裝掛彈的時候,不會導致說因為飛行官的誤觸,導致飛彈會飛出去。」

(航管通話)Echofly可以依序跑道起飛,加入西航線,Echofly編隊起飛。

教官李冠滸:「每個軍種空軍、海軍、陸軍都有他自己比較驕傲的地方,那空軍當然是它速度快,它飛高空,那陸軍來講就是,他是以低空飛行為它的一種武器,當然哪這個在飛低空其實我們也會害怕,因為障礙物特別多,包含高壓線啊、流籠啊這些東西。那所以我們在平時飛行的時候,感覺上好像就是很驕傲,但是實際上,它真的是在一個危險的曲度,這個範圍來實施飛行,因為我們沒有降落傘,我們不像空軍萬一出了事情他有降落傘,最後一道防線就是他的降落傘,但是我們沒有。我們就是要靠技術,就是人機共存,當然發動機失效或是怎麼樣的話,就要看技術來把飛機迫降在,安全的區域範圍之內。可是現在台灣城鎮的密度都有很多的住宅區,其實你真的要找到一個適合讓你迫降的地方其實很難,再加上你飛行高度已經這麼低了,可能就只有100呎、50呎,那真的發動機失效,其實要去解出來,這個困難度真的是滿難的。」

教官邱福星:「這個默契是很重要的,所以平常我們飛行官都是生活在一起,就是要為了要建立這個默契。包含吃飯啊、一些生活部分、作業啊,當然飛行是一定在一起的,所以我們的分組提示跟任務提示很重要。因為它是取決於我跟我的副駕駛,在飛機上會有一個共同的畫面,當你有共同畫面的時候,你講的話就在共同的語言,那你有共同畫面、共同語言,那就在共同平台。在共同平台操作的話,基本上這架飛機就會很安全的。」

(兩機對話)執行關車,好的,辛苦啦,辛苦了, Echo1。
5377CA8D4725E3CF
博客來
王道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